名仕亚洲 >华人 >澳洲华人抱怨入托难 称学位紧缺收费贵过私立学校 >

澳洲华人抱怨入托难 称学位紧缺收费贵过私立学校

2019-10-29 08:18:07 来源:环球网
A+ A-

澳洲华人抱怨入托难称学位紧缺收费贵过私立学校 澳洲华人家长抱怨入托难。(图:澳洲新快网)

  中新网9月12日电 据澳洲新快网报道,日前,澳洲生产力委员会向政府提交关于全国复杂托儿系统的改革草案,再次将早期教育这一领域推到舆论的焦点。而教育无疑也是许多华人家长移民赴澳的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

  学位紧缺等候两年入托无门

  在澳洲,关于托儿分为几种类型,如托儿中心(Childcare centre)包括全日制(Long Day Care)和临时托儿(Occasional Childcare )等,家庭托儿(Family Care)或者请保姆等。对于不少华人家庭来说,首选还是托儿中心。通常托儿中心由私人运营商、地方议会,社区组织、雇主或者非营利组织等运营。

  但在悉尼一些地区,一些托儿中心的等候名单越来越长,让许多家长心急如焚。华人梁女士告诉记者,因为孩子排不到家里附近的幼儿园,她无奈只能放弃自己的工作。

  梁女士居住于悉尼北区,在刚刚确认怀孕时,就到家中附近的地方议会运营的托儿中心报名。因为周围的朋友都反映这家托儿中心十分热门,环境和师资力量都不错,但是只能容纳不到60名孩子,排队等候的人非常多。

  梁女士希望能在孩子一岁时重返工作岗位,因为公司规定她最多只能休一年的无薪产假。原想一年加上怀孕的9个月,怎样孩子都能够排上队。

  而在孩子半岁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梁女士又在附近几家私营的托儿中心报了名。当梁女士休完一年产假后,这几个幼儿园仍然都没有位置。

  梁女士和公司只好再次协商多休了几个月的无薪假期。最终,地方议会运营的托儿中心仍然没有空位,另外几家私营托儿中心有的没空位,有的只能安排3天的托儿。

  梁女士的公婆和父母因为身体原因也无法过来帮助她,而梁女士的公司也不能接受她兼职一周工作3天的请求。

  在这种情况下,梁女士只好辞职,等到孩子在托儿中心排上5天的位置,才又重新出去工作。后来梁女士了解到,地方议会运营的这家托儿中心的等候名单上足足有300、400人。

  “僧多粥少”家长频付报名费不堪重负

  像梁女士的这种情况并不鲜见。一些区域的托儿中心的学位非常紧缺,但有的地方学位充足,而另一些地区却遭遇周期性的学位紧缺。

  有数据表明,离市中心较为偏远的地区比商务区周边地区的学位更多。一些区域由于需求大大超过供给,所谓“僧多粥少”,以致一些家长不得不东奔西走,在多家托儿中心填表报名,并付在册等候费用(Waiting List Fee)。这笔费用并不是小数目,高达几十元甚至上百元,而且不可退回。

  这种情况让一些家庭感到不堪重负和矛盾,尤其是有两个或者多个孩子等候入托的家庭。只有广撒网才有入托的希望,但这也意味着等候入托成本的提高。

  今年2月,澳洲一大型家长权益保护组织“the Parenthood”,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一项请愿活动,促请政府废除这项收费。

  根据the Parenthood介绍,在悉尼内城西区,托儿中心向大多数家长征收每个孩子15至100元不等的在册等候费。但是,在外城西区的彭里斯(Penrith)则仅有9%的家长需要缴纳这笔费用。

责任编辑:邝老留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