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仕亚洲 >华人 >旅西华人“攀比风”日盛 为面子亲戚反目代价惨重 >

旅西华人“攀比风”日盛 为面子亲戚反目代价惨重

2019-10-28 12:23:26 来源:环球网
A+ A-

  中新网5月17日电 据西班牙欧浪网报道,她们是来西班牙数年的华侨,她们和其亲戚的身上,存在着一个虚荣的“通病”,当一方的现状得以改善时或者对方利用贫富来嘲讽自己时,她们也梦想着自己一夜暴富,因为别人的荣华富贵也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她们去改变,她们在意别人比自己强,也嫉恨别人比自己过得更好,只因为她们之间一直进行着攀比,梦想着超越自己这个熟人圈子的其他人……

  富亲戚“狂踩”穷亲戚,“恩”反而变成“怨”

  “在国外没存点钱下来,我们都不敢回去了。”来西班牙几年,旅西侨胞阿惠两夫妻至今才算还清亲戚间所有的欠款。“我和丈夫差不多是一起被亲戚申请出来的,当时抵达这里时差不多用了三十来万人民币。”阿惠说,这三十万还是保守估计,亲戚还是看在亲情的份上还是网开一面算少收了自己两口子的钱。“我们出来后,居留就放在亲戚家全保了,两个人除去保险和家庭费用,差不多只能存下一个人的薪水用来还债。”

  尽管这一大笔出国的钱大部分都是借的,但好在借款没什么利息,两个人的心理负担也少了很多,此后的几年,两个人一起用打工赚来的钱,陆续还掉了欠债。“在我们所有的出国亲友里,我们夫妻俩夫妻算是最穷的,几乎在国外一无所有。”阿惠说,这样的贫穷也造成了夫妇二人的“自卑”心理,逢年过节去国外亲戚家走访或者吃喜酒,自己也都只有垫底的份了。家中一些资格老点的华侨亲戚平常和自己说话时,对于自己这些晚辈都会带有“指教”的意味。“我知道他们有钱,出手也阔绰,我们是不能比的,但总不能太失礼,一般一份礼金,一般的朋友给多少,我也会给多少。”阿惠说,自己的一些亲戚也很喜欢炫耀自己,自己俩夫妻过去在亲戚家打工也是事实,付出多少劳动,得到多少报酬,也没比外人多出多少。

  “他们有些回国探亲时,还特地显摆一番,特地和外人说我们两个是他们家的工人之类的,这样一来,我们无形也在熟人圈子里低人一等,同乡问起,总会说,在某某家打工,好像是全部是亲戚照顾我们似的。”据阿惠告诉记者,亲戚这样回国广泛传播,也使得自己两口子感觉在国外很没面子。“等我们钱还得差不多时,我们就辞掉了亲戚家的工作,宁愿去外面重新找工或者借钱开店,也不愿寄人篱下,被人说三道四,好像受了很大的恩惠一样。”阿惠说,自己的亲戚借自己钱确实是事实,但也没必要弄得国内国外众所周知,这样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做法,也造成了亲戚之间的隐性矛盾,很多人往往会因此而心理不平衡,更有甚者还会因为嫉妒而埋下仇恨。

  “现在在老家的风气被一些亲戚弄得很差,回去都直接送欧元的,有钱的开店做老板的亲戚,送出去都是几百几千欧元的,弄得我们打工的穷亲戚连家也不敢回了。”阿惠说,回国一趟都是人情债,几乎没人愿意空手回去的。“哪怕是借钱也要打肿脸充胖子,回去一次也要风风光光。”阿惠介绍说,自己的丈夫去年因为儿子在国内升学的事回去过一次,一来一回一个月都不到,除去正常的开销外,亲戚之间光光是送人情,就花掉了四千欧元。“也许这在很多富裕的华侨亲戚眼里是小钱,但对我们打工夫妻来说,已经是几个月的收入了。”

  自己和丈夫本来就被一些国外的亲戚嫌穷,无论如何回去时,也要借机风光一次,借此来打破自己两个人在国外打工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的传言。“十几年前,他们出来时,也是白手起家的,现在有了钱之后,就踩着我们炫耀了,在国外很现实,所借的到底还是得还的,但这样特地把别人比下去的做法,真是很伤感情。”阿惠认为,当初让自己两口子出国帮自己出谋划策以及借钱给自己都是亲戚心甘情愿的事情,自己和丈夫打工时也是靠劳力还钱的,为什么到了最后出国后,就变成了富亲戚有钱了也让穷亲戚沾点光带自己出国的美谈?

  “如果早知道借他们的钱会这么受气的话,我们当初宁愿把房子卖掉了出国,也不愿意接受亲戚的资助而成为十里八乡的话柄。”面对着当初借钱给自己而在背后中伤自己的亲戚,刚开始时,阿惠还抱有感恩的心理,但时间久了,心中也难免不满。“人家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明知道那些钱都是借的,都要还的,但这样和华侨富亲戚之间的贫富差异对比,真让我们受不了。所以在回国时,宁愿向朋友借钱摆阔一回,也绝不向同乡喊穷了,免得回国的时候,亲戚之间问起来无地自容。”阿惠坦言每个人出国时的经济起点都不一样,所以也没必要那里互相攻击,要不然,到头来“恩”也变成了“怨”,自己的身边也有很多的朋友,因为亲戚之间有意或者无意的比较,而使得很多亲情破裂,到头来落个“有亲戚等于没亲戚”的怨恨下场。

  攀比也遗传?一家之主很受伤

  “我的女儿出来后,天天只知道玩和打扮,书也不读,店里的事也不管,真让我们这些做家长的操心啊。”来西班牙也有十来年的时间,和妻子在国外开店的阿富对于自己叛逆的女儿也感到万分的无奈。据阿富告诉记者,自己两夫妻出国也比较久了,此前女儿一直放国内的一所私立学校里念书。“我们在女儿上小学的时候就出国了,出于对女儿的疼爱和内疚,加上我老婆的影响,所以我一直在花最多的钱让她上最好的学校。”阿富说,自己两夫妻是华侨,女儿在国内的教育状况难免有很多人通过一些长辈传到自己的耳朵里。

  “我们宁可在这边节衣缩食,也要花钱培养女儿,所以在她小学的时候,我们就让她接触乐器,想培养孩子的才艺。”对比于国内亲戚家的孩子,阿富承认自己很疼这个宝贝女儿,几乎当成了掌上明珠般的疼爱,女儿要什么,自己几乎都有求必应。“手机和电脑,她上了初中,我就给她买了,我们越没时间照顾她,她就越叛逆,最后弄得我们没办法,最终只得赶紧把她申请到国外来。”

  在女儿来到这里后,还是沿续了攀比之风,衣服非名牌不穿,这也让阿富感到头疼不已。“我老婆也是这样的,也很喜欢攀比,我真怀疑她们母女是不是有遗传,记得以前打工时,我老婆一直盼望着开店,等开了店后,又在那里说谁谁家的生意好,谁谁谁去哪个国家赚钱,一天到晚几乎都在想着怎么开店去超越别人,可我知道自己有多大头戴多大的帽,也不喜欢和亲戚朋友进行比较。”阿富说,家中的母女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攀比都攀上瘾了,女儿跟同学攀比,妻子也跟自己以前的同学攀比。“我们老家出国的人本来就比较多,而且分布在不同的地方,有些出来的早的,买房开仓库赚个盆满钵满的,我们只是开小店的,根本没办法跟人家比。”

  让阿富感到难以接受的是,妻子经常说,以前在国内时,邻居谁谁家的条件根本不如自己,出国也比自己迟,可是到头来人家就是发财了,而且在国内和国外都有置业。“她以前也是校花,那些比她长得丑的嫁得比她好,谁谁谁的儿子去哪里留学,买了新房子等等,总之她心理也很不平衡,有时候在那里比来比去的,就说我没用窝囊,经常没事找我吵架。”在外人看来,自己平常也比较本份老实,基本上属于“妻管严”式的,所以也没有和妻子计较,但心里却有很多的不平,压抑久了,也偶尔会和妻子拌嘴。

  “我知道自己没用,要是她那么有用,去找一个条件好的,别跟我在一起。”阿富说,一个家庭不是他一个人的,光靠他一个人的能力也不能使得一个家庭“发扬光大”。“我就这点本事了,开一个店,让一家人过上踏实的生活,养家糊口,我已经很知足了,但我的老婆总嫌我太安于现状,做生意都是有风险的,我实在是无法跟她一起冒险。”阿富说,妻子一天一个主意,变着法子让自己去尝试新的“机遇”,但到头来,都被自己否决了。

  “她总是认为,我就只能这样死脑筋地赚这点小钱。”采访中阿富告诉记者,妻子本来就是一个虚荣心比较强的人,加上亲友之间恶劣的攀比之风,使得妻子在国外久了,也越来越变得喜欢攀比。“我们只在国外开一家小店,她非得逢人便说自己在国外开多大的店,赚多少钱,明明房子都是租过来的她非得说自己买过来,当然,她现在和我在一个小乡下,当然也没有同乡能够当面拆穿了,但是很多时候,因为她的炫耀,也使得很多亲友误以为我们在国外富得冒油,经常向我们借钱或者让我们帮忙弄出国的名额,弄得我不堪其烦。”这股攀比之风也影响到了整个家庭的生活,对此阿富也感到万分地无奈。“因为攀比,这些年,我和妻子的话题越来越少,纵然她有朝一日,真的离开了我去傍大款了,我也不会感到意外,这样的结局我早就预料到了。”对于妻子的各种攀比行为,阿富也只有用心寒来形容。(记者/华言 为保护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宗蛋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