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仕亚洲 >华人 >“提喀”行星是人类科学的重大发现 >

“提喀”行星是人类科学的重大发现

2019-10-28 11:05:35 来源:环球网
A+ A-

――访中国著名前沿科学家吕子东

冰 凌

 

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消息:(NZ华新社纽约专稿):纽约商务新闻社3月20日在纽约作全球新闻发布《吕子东预测“提喀”行星获美探测器证实》,被澳门《澳门日报》、澳大利亚《联合时报》、美国《伊利华报》、新西兰中华新闻社、美国世界名人网等媒体和网络选载和转载,引起极大的反响。一位美国科学家称赞吕子东是一位“天才”。今天,记者在杭州再度专访中国著名前沿科学家吕子东先生。

        2011年2月14日至15日,国内外众多媒体同时报导了一则震惊世人的消息,美国“开普勒望远镜”在太阳系边缘发现了一颗新行星“提喀”(Tyche),行星大小是木星的4倍,运行轨道是地球到太阳距离的数千倍至15000倍。传统观念中的太阳系竟存在着另一个“巨无霸”,实在是太牵动人心了。

        消息一经披露,即时引起众多天文学家的质疑:“提喀”相对于太阳本体的距离究竟是多少?“提喀”在背景恒星表面的“黑影”是否与环绕太阳的公转轨道面相一致?一句话,媒体将“提喀”说成是太阳系的成员尚嫌证据不足,“更不可言之凿凿”。为此,美国一家天文网站称,他们将在2011年4月底同时公布对“提喀”的第一批观察成果。

吕子东先生身高挺拔,满头白发针针竖立,年过七十仍精神抖擞,浑身上下透着凌然正气。从大学毕业后,近半个世纪献身科学探索和研究,写下了中国科学家壮烈的精神之歌。 

吕子东先生等诸位学者在去年出版的《时空本源与地震预警》(美国纽约商务出版社2010年4月版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10年10月版)书中预测了“提喀”(Tyche)一类行星的具体位置和运行轨道,被今年2月14日美国各大媒体发布的震惊世人的新闻――“开普勒望远镜”发现“提喀”新行星所证实。

美国在2009年3月6日发射的“开普勒望远镜”探测器,在太阳系边缘发现了一颗新行星“提喀”,大小是木星的4倍,运行轨道是地球到太阳距离的数千倍,这将改变甚至颠覆了人类对太阳系的认识,也就是说,传统观念中的太阳系竟存在着另一个系外行星,像一个卧底的“巨无霸”。而这一惊天动地震撼世人的发现早在两年前已为吕子东先生所预测。

“提喀”行星真的存在于太阳系吗?谁先预测到的?依据是什么?当“开普勒望远镜”探测器刚升空时,吕子东先生已经将几十年所研究的成果撰写成书,并由纽约商务出版社和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先后出版。在这部名为《时空本源与地震预警》的书中,他明确预测到“提喀”一类行星体的存在,并且不只是一颗,而是若干颗。

在《时空本源与地震预警》一书中的第21页和第51页中,吕子东先生明确回答了自然界和自然序向人类提出的三个最根本的问题。“地震预警”则是“时空本源”提出的能构成“客观主义参照系”的量子宇宙学方程的解析解;“提喀”一类行星体的存在则是量子宇宙学方程的一个必然出现的极其简单的数学解。

吕子东在书中预测了“提喀”一类行星体的具体位置和运行轨道,也明确指出这些星体的基本特征;它存在着接近类木行星体的表面温度,还存在着远高于类木行星体的磁偶极磁场,这群行星体占据了太阳和比邻星之间97.4%的空间,是人类尚未发现的行星体“自由市场”。所称“自由市场”,就是引力与斥力(暗能量)趋向平衡态的时空区域。同时,吕子东也指出了为什么会存在行星体“自由市场”的理由。

更为令人惊叹的是,吕子东在书中还再三提请科学界注意:“2009年,美国发射了一颗专门用来可测量太阳系大小的探测器,虽然还要等待两年后才有结论,但在两年后,如果太阳系的半经确实只有0.055155光年,运气好的话,还确实发现了自行的行星体(对物理学空间模型,是一种普遍的自然现象),到时再不改写教科书不就‘误人子弟’了?”

吕子东斩钉截铁地断言:在“开普勒望远镜”升空后的两年内,必然会发现这样的行星体。从2009年3月6日“开普勒望远镜”升空,到2011年2月14日公开披露行星体“提喀”的报导,恰恰两整年内,显示了吕子东的断言的准确。仅凭这一点,便有极大的科学意义――以往的空间理论都将因此被改写。

在采访中,吕子东先生对“提喀”做了更为详尽的解读。他说,关注“提喀”的科学家仍在翘首相待,而质疑的焦点就是,“提喀”是太阳系的成员之一,还是脱离了太阳系的“自行行星”,二者只有“内、外”一字之差。“内、外”之差就那么重要吗?为此,我们重访了一位中国的前沿科学家吕子东先生,因为他在两年前就预测到“提喀”一类行星的存在,并且在《时空本源与地震预警》一书中明确指出:太阳系的半长径只有0.055155光年,也就是地球到太阳距离的3488倍,奥尔特云带的空间范围是根据牛顿理论人为估算的,至今还不曾真正观察过;他说,“提喀”一类行星只是自行行星体,它和太阳本体之间的引力(引力波基态波长值与地球同样是15964m),已小于太阳与“提喀”之间的斥力(地球的斥力只有引力的5.37×10-6),所以牛顿引力的距离平方反比律在这里是不管用的;他说,“提喀”和木星土星一样,都不是气体星,凡行星都存在着一个可测量的“庞加莱空间”形式的内核和融熔态的外核,“提喀”有比木星大10余倍的磁场强度及相近的星体表面温度。这就是他对“提喀”一类星体的表述。

        吕子东先生强调,如果实验确证“提喀”是自行行星,在太阳系的“内、外”之别就变成了“天壤之别”,它的科学意义就大得有点吓人了。如同科学史上19世纪末期著名的“黑体辐射能量分布的实验”一样,此实验在微观空间推倒了经典的能量均分原理,20世纪初期建立的量子理论改变了人类对微观宇宙的认识。如果“提喀”是确证的自行行星,第一件事就得告诉人们,牛顿引力理论在超出范围失效了,爱因期坦的弯曲时空理论也同样失效了。“现有知识框架”赖以依存的能量均分原理,不仅在微观空间是“不真实”的,在整个宏观空间同样是“不真实”的,以往的一切空间理论都将因此被修正或改写。道理很简单,由于“现有知识框架”借以认识宇宙万物的4个最基本的概念,即“空间、时间、质量数、荷量数”,都是建立在“几何学空间模型”表述的能量均分原理基础之上的,在科学测量史上建立的“米(m)、秒(s)、千克(kg)、库仑(Q)”只需要数学或几何学的意义,也就是“长短、快慢、多少与强弱”的意思,而不是以自然的本性去比较的,人类至今并不能回答“空间、时间、质量、荷量”的物理意义究竟是什么?几何学空间模型包容的全部科学原理就只能有一个非自然的出发点,即:两数学点(或两物理事件)之间的联系必须由“公理”的形式“预设”它是均匀对称的(包括虚空的概念),而“公理”是无需证明或证伪的,所以在科学推理过程中,可将空间和时间看作是几何的,它们是等效的;而物理学空间模型(包括20世纪初期的量子理论),它所能包容的全部科学原理,就只能有一个纯自然的出发点,即:两数学点(或两物理事件)之间的联系是由客观存在的能量交换子(或两点之间的信使)确认的,是实验可以重复检验的,因此空间和时间都是物理的。只要确认“提喀”是自行行星,或在“提喀”之外同样存在着自行行星直至双行星,这就证明不但能量均分原理在微观空间和宏观空间都是不真实的,以往借以认识宇宙万物的4个基本概念,即“空间、时间、质量数、荷量数”,它们只是宇宙万物边界条件的描述,而非自然本性的描述,因此都将一起被修正或改写。也就是说,“科学”的出发点只能由客观存在决定人类的意识,而不是由人类的意识决定客观存在。

        吕子东先生说,第二件事就是告诉人们,自20世纪晚期开始,宏观空间的能量均分原理,也就是通常所称的几何学空间模型或“现有知识框架”的核心原理,已开始受到普遍的质疑。质疑的依据是充要的,它包括“暗物质和暗能量”,包括“地球内部存在着两个运动学空间的发现”,及其他以观察事实为依据的数十个世界科学难题的存在,它们都足以动摇甚至推倒整个宏观空间的能量均分原理,但都因为没有形成可震撼整个科学界的轰动效应,所以“现有知识框架”还能够支撑到今天。唯独“提喀”,由于全球性媒体的炒作和关注,让世人都知道了“提喀”是怎么回事,如果“提喀”是自行行星,或“提喀”范围之外同样存在着自行行星直到“双行星”,它将迫使整个科学界不得不面临一次最严峻的决择,不得不自行宣布:整个宇宙空间的能量均分原理是不真实的。人类科学史的这条长河,从公元前330年开始到今天已延续了2300多年的几何学空间理论,就只是物理学空间边界条件的数学描述,只是对自然物“序和形”的表述,而不是20世纪科学家所期盼的“终极理论”或大统一理论的出发点,误投了大量人财物力的这个世纪性的悲剧,或将由“提喀”去点破。大统一理论的出发点只能是物理的。20世纪的科学界,至所以仅仅只认识了4%不到的以近似(视)值形式表示的自然本性,人类到今天为止至所以还不能解决地震预报,不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取可控核聚变能,也就不足为怪了。

        吕子东先生总结说,“提喀”如果是自行行星,它终将成为一座标志性的时空建筑;如果“提喀”只是太阳系的一处新发现的殖民地,它就如同是中国近代文化史上供许多人评点的一双“三寸金莲”。

        采访结束时,吕子东先生喝了一大口自制的“吕氏可乐”,大掌一摊,不无幽默地笑言,诚愿“开普勒望远镜”团队不虚此行!也祝愿美国的天文网站能拿出原汁原味的大餐供世人欣赏这都是很难很难的。

责任编辑:宗挑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