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仕亚洲 >华人 >从讨厌到迷恋 11岁新加坡女孩创作万字华文小说 >

从讨厌到迷恋 11岁新加坡女孩创作万字华文小说

2019-10-28 09:05:55 来源:环球网
A+ A-

  中新网4月20 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消息,近日,年仅11岁的新加坡莱佛士小学高才班小六学生潘睿祺创作出12000多字的华文小说。

  她曾经怕华文、恨华文,可如今自己却成了华文世界的小小创作者。当很多她的同辈仍在华文书海里苦苦挣扎,她却已在岸边玩沙,乐在其中。

  一个孩子可以有多少潜质,一位老师的影响可以有多深,一对父母在孩子小时的点滴培养可以去到多远?小说《真相》的作者――潘睿祺,可说是一个典范。

  当11岁的潘睿祺兴奋地从房间跑出来时,当她饶有兴趣翻开作业本向记者展示杰作时,当然还有当她谈论起“卫斯理”时……看得出,她的世界是如此充满着新奇与快乐。

  时间倒转两年前,却是完全一番不同的景象。潘睿祺的父亲,新加坡国大法学院副教授潘来发,对当年的“苦难”记忆犹新:“以前她的华文差,每次学校要听写、习字和作文时,我们一家就好像世界末日一样。可别觉得这都是因为我们做父母的疏忽。我们一直很重视她的华文,买书给她,和她一起看华语电视剧,能做的我们都做了,可是一看到华文功课,她永远就是哭。”

  然而,睿祺上小五那年,父母突然发现女儿开始爱上了华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潘来发和妻子迷惑不解。

  老师出钱买奖品奖励学生

  翻开睿祺的作业本,看到密密麻麻的红色批改,原来“真相”就是她的老师――莱小高才班华文老师钟丽琴。当钟老师在睿祺小五那年接过班时,睿祺的华文成绩在班上属中等。但老师很快发现,“睿祺虽然懂的字不多,却能通过浅显的字句呈现特别生动的景象。她的日记也特别可爱,图文并茂。”

  钟丽琴给每篇优秀的日记一个“奖”字,而学生每积累十个“奖”,钟老师就自己出钱为她们购买奖品。正是老师发给自己的第一份奖品――卫斯理小说《访客》,改变了潘睿祺对华文世界的看法,将她引领上华文创作的道路。

  睿祺说:“刚拿到钟老师送我的书时,我心里想,啊……谁会去读呢?拿去卖掉算了。结果有一次打羽毛球时感觉太闷了,就坐下来随手翻出这本书读了一下,结果没想到它那么有趣!”

  采访时第一次听到学生竟然曾经想把自己的赠书卖掉,钟丽琴佯装愤怒,嘴角却仍然挂着笑容。的确,除了事无巨细的圈点和批改,活泼开朗的钟老师本身也因某种亲和力而让学生喜爱。正如潘来发所说:“她们两个更像是朋友。”

  画小漫画搭配评语

  钟丽琴还根据睿祺的日记内容画上小漫画,搭配容易让学生倍感枯燥的评语。她指出:“睿祺本身很努力,作业誊写得很认真,我看得出她仔细读过我的评语。其实我对每个学生的作业都这么批改,但不是所有学生都会去看。一大堆红字,很多人一看就晕了。”(顽皮的睿祺赶快补充说:“我也晕了很多次了哦!”)

  钟丽琴自谦地说:“我真的没做什么。她的文字所拥有的画面感,不是我能教出来的,我只是帮她修改文字。如果这全是我的功劳,那我所有的学生都早就写小说了。” 

  要说睿祺进步神速的华文水平有什么“副作用”,那就是母亲因此所蒙受的经济损失。原来,卫斯理的文字对当时的睿祺来说难如登天,但扣人心弦的情节让她欲罢不能,只好硬着头皮读下去,“逼”得自己的华文进步神速。读完钟老师送的两本卫斯理后,睿祺又自己去买了另两本。

  睿祺说:“以前,妈妈买很多中文书给我,可是当时觉得太难读了,所以一本也没有读。读完卫斯理以后,再翻开那些书,又发现都太容易了,不想读了。结果这些书始终都没读到,害得妈妈浪费了很多钱。”

  保持作品的天然

  看到学生一天天进步,钟丽琴尤为欣喜,但她当时并不知道,学生已经开始酝酿着一件更让自己吃惊的事情。去年5月假期过后,睿祺发来的一封电邮让她“吓了一跳”:“当时,睿祺在电邮里告诉我,‘钟老师,我开始写小说了。’说真的,我真的吓了一跳。我没想到她会走得这样远。

  “这件事也给我很大的启发,让我意识到孩子的潜能。发给他们华文书看也只是抱着一个很简单的想法,希望他们知道华文书中有很多有趣的好作品。完全没有想到,竟然激发他们自己创作!”

  为了不影响孩子的创意,用心良苦的钟丽琴决定不要一开始就参与更改小说,而是等到其基本成型后再帮忙修改文字。“每个人都有他的天赋和能力,我想保持她作品的天然。”

  从小听父亲自编故事 种下想象的种子

  睿祺从小就喜欢听故事,而讲故事的人正是父亲潘来发。在车里,在路上……潘来发自编的故事,在幼小的睿祺心中种下了想象的种子。风趣的潘来发说:“我什么都讲,军事、历史、法律……唉!我真后悔当时没把每天讲给她的故事录下来啊,如果录下来,何止一千零一夜!”

  不过,创作灵感是有了,但对于一个从小在英文环境里长大的小五生来说,用华文写作谈何容易?睿祺经常先用英文构思,然后再用华文表达出来。作为网络原住民,睿祺的一个得力助手便是互联网。遇到不知道如何用华文讲的词,睿祺就上网找答案。

  除了老师,睿祺的父母也成了女儿作家的左膀右臂:“妈妈爸爸帮我查字典。妈妈还特地弄多一台电脑帮我。”

  提到写小说的困难,顽皮的潘睿祺还借访问机会正式“抱怨”:“时间不够用啊!我有很多功课,尤其是华文功课哦!”由于作业完成时通常已经入夜,小作家不得已只好在晚上10点多才开始写小说。“爸爸不让我太迟睡,可是我那么多灵感,一定要写啊!”

  尽管华文创作对于睿祺来说并不容易,她却从来没有想到要放弃。“我想了那么久才写出来的,花了那么多心血,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如今,也创作过英文故事的睿祺已开始撰写第2篇华文小说。她说:“这是个关于百花毒的故事。我是在看了《搜神传》之后想出的一个故事。”目前,睿祺的家人和老师有意为她出版小说《真相》。(王舒杨)

责任编辑:虞蘖啡 CN037